分享

【短篇】仰望 (豆腐的畢業禮物)

※ 藍月相關,豆腐的畢業禮物,全文約七千字。
※ 由希、尤爾與亞德主役,寫成藍月某片段,所以沒看過藍月會有不懂的地方。
    但是那都不是這篇想寫的重點 XD
以上都可以接受,再往下看 ↓
# 1 同行
「其實我並不是特別喜歡喝酒。」
由希以優雅的動作接過酒瓶,給自己跟亞德各倒了一杯。亞德先是愣住,看見由希探詢似的目光,才意識到他正在對自己說話。
「可是,你們不是這裡的常客嗎?」
亞德指了指正在遠處跟人搭訕的尤爾,由希笑了,「是啊。很久以前就常常來了,第一次跟尤爾在皇宮外見面也是在酒吧。」
「……這個人真的是相當族長身份的祭司啊。」亞德喃喃自語。
「是啊。雖然很多地方比較像流氓。」由希說。在批判尤爾的時候,他總是特別不留情。
亞德想過,也許他很討厭尤爾也說不定?
畢竟性格與喜好差距很大,要說互補,頂多只是一個人很亂來,另一個負責阻止他的關係而已。
由希的情緒很隱晦,幾乎看不出由希是不是不耐煩。不久後,尤爾回來了,帶了個不認識的女人,還有幾瓶酒。看見亞德手上的半杯酒,尤爾叫著:「啊!你竟然給他喝酒了。我還以為你會說『小孩子不准喝酒』呢。」
尤爾笑嘻嘻地在由希身旁坐下。
在那個陌生女人經過身邊時,能夠很清楚聞到濃郁的香水味。回頭看見她正對自己微笑。並不是特別出色的美女,但是笑起來感覺很溫柔。
還在觀察時,兩位成人擅自開始對話。
「並不是很烈的酒,我會負責把他帶回去。」由希說,尤爾「哦哦」地,回應得很隨便,還搶過由希手上的酒杯喝了一口。
「啊……」竟然就搶走了。
亞德反射性望向由希,他只是剩下的半杯被尤爾解決,頗習以為常地說,「一杯150克,謝謝。」
「什麼啊!我只喝了一半而已耶!」
「所以我只收了一半的價格,還沒把服務費算進去。」
這兩人,感情真好啊……
由希又要了個杯子,開了尤爾拿來的酒,給三人各一杯。
「小姐喝酒嗎?」
女子微笑著搖頭,指指尤爾又指指自己,搖搖手。
「我不知道你還會管別人的的事情。」由希調侃。
「別這樣啊,」尤爾抓抓腦袋,「這叫做反差,我偶爾也是很溫柔的。」
「哦?有這回事?」由希擺明不信,女人掩著嘴微笑。
「女性限定。」
他們交換的微笑中似乎有某種默契,旁人難以介入。
亞德突然想起,剛剛由希說他不喜歡喝酒。雖然這麼說了,但是,他看起來似乎非常愉快。
真搞不懂他們。
# 2 碰觸
打鬧後,兩人聊了起來,話題從日常、魔法、女人到天氣、酒的品質,什麼都講。亞德安靜地喝下第二杯酒,有點暈眩地趴在桌上。
那女人從頭到尾沒說過話,偶爾會掩嘴微笑。
——不知道那位大姐會不會覺得無聊?
就算由希偶爾會搭話,在這兩人旁邊,總是格格不入。亞德本來幾乎睡著了,直到聽見耳邊傳來由希的聲音,「不好意思。」
暈眩中本來要抬頭,由希卻拍拍他的頭,「不用勉強。」
「啊,不愧是王子殿下,對男人也一樣溫柔。」
「不要用那種讓人誤會的說法。」
亞德忍不住笑了,大概只有尤爾敢對由希說這種話吧?也只有這兩人在一起的時候,跟由希的距離才會縮短。
他或許是個很好的指導者,但是並不是很好結交的對象。
禮貌、疏遠,平時若主動搭話他也會回答,卻從不說自己的事情。除了翼姬以外,紫晶很怕由希,甚至超過溫這個黑森林女巫。
到底是怎麼跟這種人成為朋友的啊?
「這孩子跟父親不像。」尤爾說。
「是啊,龍很會喝酒。」
半睡半醒間,亞德這才想起,跟這位高高在上的賢者其實也有共通話題的。他們知道自己父親的事情。
他們眼中的父親,又是什麼模樣的?
「啊、這小子真的睡著了耶?這麼沒戒心,怎麼活著出來的啊。」
尤爾戳了戳趴睡著的亞德。
確認他睡著以後,揉亂他的頭髮,「性格比他老爸可愛多了,龍那傢伙不但很會喝酒、脾氣不好又不聽人說話。」
「尤爾,你跟龍認識?」
「沒有,聽別人講過他的事。光聽就覺得他很麻煩。」尤爾擺擺手,「龍以前在瑟伊爾上課的時候似乎很常跑酒吧,在那附近很有名。」
「知道得很清楚嘛。」
「有陣子附近的女人總是在說他的事。後來看他在酒吧鬧了一場,還滿強的,就對他很有興趣。本來以為只是個花瓶角色。」尤爾說著又笑起來,「不過,竟然評論未滿百歲的小鬼『很強』,看來徹偏心過頭了。」
「很難說。」
「啊啊、反正都是死人了,講什麼都沒用。」
尤爾終於停止弄亂亞德頭髮的動作,身邊的女性終於開口,「你們兩個,別帶小孩子來這裡。他不喜歡喝酒,你們也不找他說話,覺得無聊才睡著的。」
「啊……也是啦,下次把他扔去蛋糕店什麼的好了,不然書店也可以。」
「真可惜,我終於想到可以跟他說什麼了。」
「哦,要講龍的事嗎?」
「不知道,但是他也不是很害羞的類型,隨便問什麼都可以吧。」由希說,「啊、還有,如果要帶女人的話不要過來,你今天打算在這裡過夜吧?」
「不愧是少爺,真瞭解我。」尤爾咧嘴笑。
「跟你認識多久了。」
半夢半醒間聽著他們的談話。
亞德突然覺得,這兩人的對話模式有時候真像情侶吵架。不對,也不是這樣。或者說更像家人?
咦、尤爾不是精靈嗎?
有些什麼東西閃過腦海,但是還沒來得及抓住,思緒已經溜走。
#3 弱點
本來以為只是預定暫時離開黑森林幾天,後來接到通知,亞德等人在瑟伊爾大陸找了旅館暫時住下。
聽由希說,紫晶、沙與琉璃三人去了天使園,不禁有點擔心。雖然不確定由希跟尤爾兩人的實力,但是至少紫晶那半生不熟的魔法程度他是知道的。如果遇上天羽神族的人,肯定不是對手。沙跟琉璃不強,要保護一個拖油瓶很難。
「那個、他們三個真的沒問題嗎?」
「不需要擔心。」由希頭也沒抬。
「可別看琉璃那個樣子,她雖然攻擊不行,防禦水準倒是不錯。玫瑰之戀是完成度很高的結界法器,再來,沒有人想跟黑森林女巫為敵。就算是魔王也不會自找麻煩。」
亞德想要追問,但不敢打擾,他的口氣似乎也不容提問。只好把問題憋著,等尤爾帶著一身酒氣出現在房門口。
「尤爾,你回來了啊。我……」
「喲,小鬼。還沒睡啊?不行啊,小孩子要早點睡,不然會長不高。」說著揉亂他的頭髮,亞德左閃又躲,「我有問題要問。」抱著捲成一團的被子,剛洗完澡,頭髮還沒有全乾。
「怎麼不說在等我?」
尤爾笑著搭上亞德的肩膀,後者因為酒氣撲鼻後退了好幾步,尤爾一臉難過:「啊、這什麼反應,好傷人。」
「……不要過來,你這個醉漢。」
亞德一臉嫌惡。被這麼一說,醉漢咧嘴笑了,就抓住亞德不放了。
「放手啦!尤爾,你這是欺負小孩子!」
「說什麼呢,男孩子走出家門就是男人了!力量贏不過就智取啊?」
精靈族身份最高的男子笑得像小混混,亞德全力掙扎還是贏不了。除了覺得信心受創以外,撲鼻的酒氣讓他越來越火大,「尤爾、放手啦!」
「嘿嘿,不、要。」尤爾咧嘴笑,露出兩顆虎牙,「不過你可以掙脫看看。聽說你老爸腕力很強,不知道你遺傳了多少?」
「誰要遺傳那個混蛋啊!」
「什麼啊,你這根本是睜眼說瞎話!不然你怎麼是黑髮?」
兩人還在吵鬧,由希沒事人似的看書。
五分鐘後,他闔上書本。
「尤爾,去洗澡。」
本來尤爾玩心就很重,加上喝了些酒,原本只是隨便的性格,現在無限往白目發展。他放開手上的獵物,對窗邊的人吐吐舌頭,「我說不要呢。」
那表情亞德也看得火大,「尤爾,你好歹也是燄的祭司,有點形象啊!」
比起亞德,由希淡定許多。他面無表情,他冷靜地把手覆在項鍊上,憑空抽出一把半透明的藍色長刀。
——秘寶,藍月之牙。
亞德打了個冷顫。
尤爾本來就好戰,更別說主動被挑釁。
「不要命令我,那口氣聽了就不爽!」
眼角餘光只看見一抹紅色的線劃過,紅藍兩刃相撞,激出火花。兩人正僵持不下,尤爾看起來很愉快,由希滿臉不耐煩,「你去洗澡。」
「我說不要呢?」尤爾咧嘴笑了。
「沒關係……我跟琉璃說你昨天幹了什麼好事。」
「啊?不要啦,別這樣,我去就是。」尤爾翻著行李,抓著衣服踉蹌逃出房間,過程不超過五秒。
乒乒砰砰的聲音慢慢遠去,四周安靜下來。
亞德沉默。
傳說中的兵器,平常是這麼使用的嗎?
「這叫做阿基里斯的腳踝。」由希的微笑一貫優雅。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亞得就一直覺得他一舉一動很有氣質,是標準的王子。看見他微笑,亞德第一次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看見亞德表情不對,由希問:「怎麼了?」
「……我突然很想回黑森林。」
「一週內就可以回去了,如果想旅遊我也可以帶你去。」
「不、我不是說那個……」
看著由希微偏首露出疑惑的神情,亞德默默把剩下的話收回去。
由希很聰明、記性也很好,這點不容置疑。但是,為什麼他就是沒意識到自己跟一般人完全不一樣?
亞德深深嘆氣,「我覺得跟著你們很危險。」
「啊、抱歉,你是說剛剛那個啊?沒問題的,我跟尤爾在室內動手會刻意調整力道,請放心。」由希溫和的笑容給人一種可以安心的錯覺。
「啊、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這種美麗的幻想持續沒多久。
「我們兩個都很擅長治癒術。」
亞德本來沒有意會,想了想才知道他是說受傷了不會死,不禁有點無言,「還真是可靠啊。」
「對吧?」由希不知道是真不懂還是裝傻,笑容還是沒變。
「親愛的母親大人,兒子很快就要去陪妳了……」
「不會的,我跟尤爾為了不要切磋時波及旁人,各自練習了治癒術,雖然我們不是以治癒祭司為目標,但是都有很不錯的水準,只要不當場死亡都能救得活。」由希的語氣溫柔了好幾分,亞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就算是冥王,要跟我搶人也是有一拼的價值。」
「拜託你,讓我痛快的死掉吧!」
「不行,我們被黑森林女巫委託照顧你,不能讓你死。」由希的眼光回到書上,依舊是波瀾不驚的淺笑,「不好意思,就請你暫時忍耐吧。」
抱著明天可能是最後一天的心情,煩惱哪一天被同伴幹掉的少年進入夢鄉。那天,隔壁床傳來「嗚嗚」、「不要殺我」之類的夢囈,被室友的惡夢騷擾的精靈難以入眠,一早起欣賞清晨陽光。
看著三中唯一一位睡得香甜的由希,尤爾忍不住踹了他一腳。
沒想到他這就醒了,竟然也不生氣,只是揉揉眼睛,在床上呆坐半分鐘後,由希半睜著眼睛看他,「怎麼了,睡不著?」
本來只是發洩,看到他這麼平靜的態度,就算是尤爾也有點心虛,「我想到我還有事,所以先起來了。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女人?」
「嘛、差不多。出門了,傍晚見。」
由希有氣無力地對他揮手,很快倒回床上。
尤爾安靜地關上門,儘量不發出聲音。
突然有點後悔剛剛孩子氣的行動。
※ 註解:阿基里斯的腳踝,這是有點故的,可以把這詞餵狗吃,他會告訴你這個故事 :3 
# 4 色氣
隔天亞德被由希叫醒吃早餐時,尤爾就不在了。
由希說,他去接昨晚搭訕到的女人,大概會中午以後才回來。
下午,由希把亞德放在圖書館,給了他旅館房間的鑰匙、一疊魔法原理書還有一些錢,要他自己解決晚餐。
亞德自己找樂子去了,買了些食物跟紙筆,回過神也到了閉館時間。就吃了由希推薦的餐廳,跟服務生聊了一陣子才回旅館。
途中經過由希跟尤爾常去的酒吧,繞了一圈沒找到他們,只好自己回家。
睡前由希才回來,回房間就是洗澡,看書才睡覺。
「今天過得如何?」
「很棒!下午唸了一些書,去吃了你推薦的餐廳,裡面的服務生很親切,聽說我跟你認識,還跟我說了些以前的事。我滿喜歡他們店裡那種淡淡的香味,點心雖然太甜了,但是口感很好。然後……」
「啊,我去過那個叫黑色湯匙的酒吧,但是沒找到你們。」
「我知道,露莉說你來找過我。不過,我還是覺得你還是不要自己過來比較好,你一個人的話我有點擔心。」
「我不是小孩子了。」
「嗯,我知道。就是這樣才危險啊。」說著,由希由上而下打量亞德,「是會受歡迎的類型,但是現在好像太早了。」
「啊?什麼跟什麼?」
由希微笑,「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女人?」
「啊、什麼,怎麼突然問這個?」
「還沒想過的話,那就是對你來說太早了。」
亞德察覺他的話中似乎帶著某種類似鄙視的成份,這對好勝心超強的十五歲少年來說是莫大的侮辱,「那、那由希喜歡哪種類型?」
「其實我對身材不是很堅持,但是至少要有一定水準。除此之外的話……大概是有趣的女人吧。」
「有趣?」
「比起上床,我對調情比較有興趣。尤爾正好相反。」
剛說完這句,少年的臉紅得像熟透的蕃茄。
由希拍他的肩膀,「有好奇心是好事,但有些事情不適合追根究底。有時候會被人反將一軍。」
說完闔上書本,關燈睡覺。
隔天尤爾回來時,接收到亞德比起過去熱情十倍的視線。好奇?害羞?疑惑?充滿著複雜情緒的表情不斷變換,難以解讀。
尤爾被看得不自在,加上注意到他的黑眼圈,也忍不住先提問了,「為什麼一直盯著我?還有你那黑眼圈怎麼回事?」
「沒什麼。」少年撇過頭,青年忍笑。
「由希,他怎麼回事啊?……啊!你把女人帶回來!太過分了,他……」尤爾一臉同情的看著亞德,換來由希不留情的一拳,踉蹌後退幾步。
「在糾正別人的夜生活之前,先把身上的香水味洗掉如何?哦,還有,脖子上?」
「嗯?什麼東西?」
「自己去照鏡子。」
浴室傳來尤爾的慘叫,「啊!那個死女人!」
「亞德。」
聽見由希叫喚的聲音,亞德才終於回神,「如果希望的話我也不會阻止你,但是要慎選對象。如果只是想試著跟女性談天,可以找看起來年紀比較小的孩子。有部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
「咦?」
看他突然臉紅,幾乎能立刻猜出他想到什麼。
由希輕敲了他的頭,「別想歪了。那裡有當然想好好談話的人,也可以試著跟人類交朋友。不過他們對魔族神族不是很清楚,稱呼東方大陸的人異鄉客,有些國家稱呼我們是十字大陸的拜訪者,當然,也有少部份人類很排斥東大陸的人,特別喜歡找麻煩。這些人要特別注意。」
尤爾盥洗出來,這才發現亞德已經去睡回籠覺了。
「由希,你剛剛跟他說了什麼啊?」
「關於喜歡的類型,也講過你的。」
「啊?就這樣?有什麼好害羞的啊!看不出來這小子還真純情,不愧是神族教出來的小王子。」
由希只是微笑。
他沒有說謊,只是沒有說出全部而已。
# 5 摯友
經過上次,兩位青年的夜生活有默契的收斂了,進行了稍微健康一些的活動:散步、打聽消息,聽說還遇到刺客,不過當然很快被兩人解決了。接著尤爾提議要亞德去酒吧,亞德想去,由希也不會阻止。
少年由緊張到習慣也不過幾個小時。
嘈雜的聲音中,觥籌交錯。
亞德終於想起那夜睡前想起的問題。
趁尤爾剛坐下,還沒開始尋找獵物時搶先提問,「尤爾,你不覺得吵嗎?」
「哦,當然啊,而且我是精靈,聽力天生比較好,也就是說,會覺得更吵。要形容的話,現在的感覺……就像是有三個女人各在你的左右耳放聲尖叫。」
亞德眼光掃了下四周,酒吧裡有一些人,稱不上熱鬧。
很難想像熱門時段的噪音到底多麼讓人難以忍耐,但尤爾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不耐煩。話題被提起,尤爾滿口牢騷,「啊,說真的,我也不是很喜歡酒吧啊。雖然看起來不像,但是我好歹也是個精靈,人類世界很吵,尤其是像酒吧這種地方,噪音根本不停,吵得要命。」
「啊?既然那麼討厭的話,那就別進來吧?去安靜的地方,例如森林廣場之類的地方不是比較好?」
「嗯?我知道啊,真的吵到受不了我就會去。不過,如果每次都找安靜地地方,你們會覺得無聊吧?人類喜歡噪音,或者說喜歡熱鬧。」尤爾答得很順,雖然看不出來,他至少也用自己的方式替別人著想,這讓亞德稍微有點感動。
「雖然說大致是這樣,但也有例外啊!至少由希喜歡書店或者圖書館,這兩個地方都很安靜不是嗎?」
「那樣的話,就不能找他說話啦。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偶爾也去圖書館。但是,他每次拿起書就完全不理人了,怎麼吵他都沒用。而且,那種地方也很難找到美女,跟管理員搭訕又會被由希教訓……」
看尤爾的表情,幾乎可以想像他當時有多鬱悶,亞德忍不住笑了。
「偶爾去一下也不錯吧,看書陶冶性情。」
「不要,書那種東西看多了會變笨。」尤爾雙手一攤,擺明沒興趣。看他的樣子,亞德放棄了說服的念頭。
「聲音的部份沒甚麼問題,只要拉著由希一起來就好啦!而且,他跟來的話就可以變安靜了。」
「為什麼?」
「他知道我怕噪音,所以會用風結界幫我擋住一些聲音。」
亞德眨了眨眼。
原來那時候感覺到的不自然氣息就是這個,但是沒想過由希為什麼要用結界。沒想到,竟然只是單純降低噪音?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由希對尤爾其實很好。
他也說過其實不喜歡喝酒。
「怎麼樣,突然很想跟他交朋友對吧?」
「……所以你是故意的嗎?知道由希擔心你才找他一起來之類的……」
「那是什麼說法啊!雖然大致上沒錯,但是我沒你想的那麼陰險。我跟由希是朋友,想要見面聊天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我不否認有一部分是利用,但是,我們在一起很開心,就不用計較這些了吧?」
「有可以理所當然付出的對象,所以也覺得很幸福。」
「難得你也會說這麼有哲理的話。」
「不是我在自誇,跟著書呆子偶爾也會學會說教的。」
「你怎麼知道他很開心?搞不好他看起來客氣,實際上討厭你。」
「不可能。」尤爾回得斬釘截鐵。
「哦、真的?」
「由希那傢伙啊……怎麼說。如果他喜歡你,你多半感覺不出來。可是,如果他討厭你,你絕對不可能不知道。」
不遠處,由希單手端著盤子,上面放著三杯注滿的酒杯。談話因為由希本人的到來被迫暫時結束。
「我好像聽到你們提起我?」
「啊……」「對啊。」
「快,說我愛你。」
由希皺眉頭看著尤爾,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好半晌,輕蔑地笑了一下,「亞德,靠他太近會被傳染變態的。」
「真是的,不要害羞啊。」
「不好意思,我對男人沒興趣。也沒有嘗試的意願。」
「咦,少爺不是對世界充滿好奇心嗎?對那個世界有沒有興趣啊?」
「……你少說幾句。」
兩人繼續沒有營養的話題,亞德拿起甜酒喝了幾口。冷靜地看著兩人笑著抽出劍,紅藍色光芒在空中擦出火花,側髮被魔法相撞造成的微風帶起。
四周傳來驚呼聲,但是亞德已經習慣,對酒保說,「再給我一杯,甜一點。」
兩人四周圍了一群人開始叫囂,甚至下注。
紮短馬尾的男人從酒櫃中拿出冷藏的調酒,給少年倒了半杯,微笑地遞上,「好的,這是您的冬蘭。」
「啊、謝謝。」亞德接過,對方報以微笑。
「好像經常看到你們一起來,你跟他們兩位是朋友嗎?」
「是啊,雖然經常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
「不過,他們兩個感情真好。」
「對吧?」尤爾在戰鬥空檔咧嘴笑,給亞德比了個「V」字手勢。
能跟這兩個人認識,並且成為朋友,真是太幸運了。
——當然這是尤爾的炎刃失控飛過來前一秒的想法。
**
正在抓這幾個人的性格,不知道老讀者看了有沒有熟悉又耳目一新的感覺?
新讀者就,對不起 XD
會說是仰望,就是以亞德角度看他崇拜的強者(由希與尤爾),主題只是朋友之間有時後會因為想要待在一起彼此犧牲什麼。不是容忍,而是雙方都稍微退後一些、柔軟一點,然後互相感謝。
我覺得亞德個性很難抓,所以得多找資料研究 :3
收禮物的人想敲下續,可是下續就是琉璃跟兩個小鬼的回合了,目前還沒架構好所以先擺著。
然後上次琉璃那個外篇卡住了。
#藍月傳說  #修龍  #短篇小說  #小說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