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百八十三話、黑森林的睡美人.上

 
藍月 小說創作 奇幻架空 修龍 藍月183

Photo by Ankush Choudhary on Unsplash


神代末期,空城歐蘭諾沉入水底後改名「水之都」。新生的種族承襲了蘭茵的祝福,轉化為淡色頭髮的神族,自稱水之民,隱居於水底不問世事。
誰都沒想到,這種玩笑似的應急措施居然可以持續兩千年之久。一度沒入海底的歐蘭諾城在五界之王的協力下掀開棺蓋,城市的歷史也將繼續苟延殘喘。
巨大的城堡空無一人,曾經的王與后並肩坐在書房下棋,彷彿對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唯有置棋的聲音在偌大的城堡裡孤獨地迴響。
手指一晃「喀」一聲,騎士自動飄起,落在棋盤上,卻受到震動而傾倒。
「……真是令人驚訝。我本來以為歐蘭諾這回必死無疑,沒想到居然真的讓他們撐過去了。」月停住下棋的動作,「歐蘭諾完全沉水之後,死了很多人吧。那之後還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算有吧。因為,凜的靈魂消散後並沒有直接回歸靈魂之河、也沒有回復到幼年,而是滯留在人類世界。」
「哦?那可真是有意思……哦,我懂了,這就是歐蘭諾沒有消失的原因嗎?」
溫點點頭。「在歐蘭諾完全沉入海之後,凜的靈魂沒有回到靈魂之河、更沒有重生回到幼體,而是像人類的亡靈那樣滯留在歐蘭諾,在城市外頭形成一層保護罩,守護著信徒,甚至從根本上將這些信徒變成了新的種族。」
「最早,神族信仰著水神與光明神。凜的信徒隨著城市沉入海底後,長年受到凜的魂魄影響,頭髮變成海的顏色,成為新的種族。而他的祭司成為新的王族,以知識管理者的身分統治歐蘭諾。」
月「哦」了一聲。「聽起來挺有意思的。那大圖書館呢?歐蘭諾有三座大圖書館,都沉入海裡是挺可惜的。」
「蘭茵雖然有水的質感,本質仍舊是凜的靈魂,不會影響藏書。」
月嗤笑。「中立地區?那群傢伙只是希望研究不會被打擾,痛恨魔族又排外,攢珍貴的典籍,只讓血統正確的人可以瀏覽。」
「現在歐蘭諾跟聖法提加神族結盟了嗎?」
「倒是沒有,現在歐蘭諾跟以前一樣是中立地區。」
「最初一千年確實就像您說的那樣,但是,現在的水之都已經跟您記憶中的不一樣了。現在的水之都皇家學院增設了免費的學院,只收平民。入學的條件就是,畢業後必須要回到水之都授課至少一年。」
「哦,那可真有意思。就是說,我也可以回去當導師嗎?」
溫一愣,月笑著吻在她手背。「當然是開玩笑的。我的皇后,跟我說說歐蘭諾現在的狀況吧?我打算先去一趟龍族見見老朋友,之後可能隨意地在大陸上遊覽,可能去跟蒂法妮瑟見個面。」
「您打算去龍族?」溫捏緊裙擺。
赤眼的霸王微微笑。「那當然,妳不是從龍族那裡拿來了很多『禮物』?如果不親自向他們致謝,可就太失禮了。」
「我反對。現在您還沒有完全恢復力量,挑戰龍族實在太危險了。」
「別擔心,我真的打算去道謝……順便會會老朋友。難道妳不相信我嗎?」
這位擁有「戰神」稱號的青年國王一臉無辜。
可他即便做出保證,也只有一半機率會遵守。他畢竟是更接近神的原始魔族,體內流淌著好戰的血,比起蝸居在華貴的城堡,更喜歡到處征戰、居無定所的生活——
溫一臉懷疑地瞅著月,「您說的老朋友是黑龍君主?」
「那當然。那傢伙還活著吧?」
溫仍顯得有些遲疑,她用盡任何手段就是為了讓心愛的人復活。在這期間,與龍族的關係可說降到了冰點,甚至有些龍族離開禁地就是為了殺她。
更別說是黑森林裡面還沉睡的那位——為了完成復仇魔法的最後一塊拼圖,她用謊言與陷阱將那個仁哄騙到黑森林,倘若她睜開眼睛……會怎麼樣呢?
「妳是在擔心龍骨的事情,還是在黑森林裡的睡美人?」
「兩者都是。」
月伸手按住她深鎖的眉間,「別太悲觀了。妳想想,龍族可是天人啊!死後的屍骸、區區幾百年的時間,對他們來說都沒有意義。比起軀體,龍族更在乎靈魂。他們與天同壽,即使有執著的人,也總能等到重視的人重生。」
「您知道我做了什麼嗎?」
月一把推倒了將棋盤上的旗子,象牙製的棋子散落棋盤,發出清脆的聲響。
「還能是什麼?別忘了,妳的魔法、妳的語言、儀態……白天與夜晚,包含不擇手段的性格,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教給妳的。」月微微笑,赤紅的瞳孔,「我知道妳會為了讓我回來不擇手段。換作是我,會想辦法收集鑰匙,其珠最困難的是攢到足夠的魔力。畢竟,最關鍵的並不是魔力量,而是要拿到足夠的龍血。」
——正確答案。
這種感覺真是熟悉,也有些陌生。被稱為「黑森林女巫」的千年,她已經習慣為人們解答,也極少有這種從表情到靈魂都被看透的感受。
在沉重的水晶棺打開的瞬間,她知道自己的愛人已經回來,卻沒有什麼實感。
只需隻字片語,對方就能明白這兩千年來她的努力。
「您不怪我嗎?」
「為什麼要怪妳?如果今天死的是妳,我也會做同樣的事。布置相同的血魔法、送上祭品,為了加快累積魔力的時間,會選擇龍族當獻血的祭品……而龍之君主就是最佳的祭品。」
「我之所以能夠歸來,都是受到龍族諸多照顧,理應安全送她回去。等我休息夠了,就親自送她回去。」
「要是激怒龍族的話,您打算怎麼做?」
月笑著舔了舔嘴唇,瞳孔中夾雜著幾分嗜血的狂熱。「還能怎麼辦?我不求戰,但也絕對不怯戰。我好不容易甦醒,可不能這麼輕易的死掉。算一算,睡美人這幾天就會醒了吧?不如我們吃完下午茶,一起去探望她?」
溫皺眉頭看著心愛的人。
她一直很喜歡能夠跳脫常規思考的月,同時很討厭他這一點。
「雖然我打不過龍刑,但是其他龍之君主我可沒放在眼裡。」
「我並不懷疑您的實力。」
「那就沒問題啦!走,我們回森林一趟,她應該快醒了吧?」
月說著扯著溫的手,踏著水晶階梯往下。沒走幾步,嫌她速度太慢,乾脆雙手摟住她,將她抱起來。「抓住我。」
還沒反應過來,月已邁開步伐往下一躍——
空城的風在耳邊呼嘯而過,壓抑的悲鳴聲震動了這座最後的空城。
……
終於回到平地的瞬間,溫大力地吸氣,雙腿仍微微發顫。雖然早已習慣用魔法魔法騰空,卻不習慣這種蠻橫的方式回到森林,直到現在仍沒緩過來。
「好了、好了,不怕不怕!妳過了這麼久,怎麼還沒習慣?」
「月!你怎麼總是這麼孩子氣?」
「對不起嘛!不過,也只有這樣妳才會抱緊我,不是嗎?」月笑嘻嘻地摟著她的肩,用指腹輕輕梳理溫那頭被風肆虐的長髮。
「您不過是想看我失態吧?」
月笑道:「我的皇后可真是冰雪聰明,娶妳真是我一生最正確的選擇。」
生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溫莫可奈何地看著愛人。結婚之後,月忙於征討,兩人相處的時間減少很多。即便努力擠出時間,兩人仍不可避免地變得陌生,此時此刻,這種孩子氣的嬉鬧反倒讓她有些懷念。
「你以前也經常這樣這樣戲弄我。」
「是啊!可惜繼承王位後,就得維持國王的威嚴,這也不行、那也不好,真是煩透了。我果然不是當國王的料,忍受不了這種無聊的生活……正好世界也換了好幾代,不需要古老時代的神,我們就在這裡慢慢地休息吧!」
雖然極力掩飾,但溫確實鬆了口氣。
最初她的目的是讓月復活,重新君臨這片土地。隨著時間的過去,戰神的名字徹底成為歷史,五界失去唯一的王,並沒有回到長久的混亂。
長達兩千年的春秋,東西方大陸的兩大霸權在混亂中取得了和諧。即便中間偶有大規模爭鬥,但人類似乎總能找到新的生存方式。歐蘭諾成為水之都墜落海底之後,為東西方兩族開啟了和平共榮的門扉。
在時間的洗練下,厭惡彼此的兩族偶有交流,逐漸走向共同的未來。
此時此刻,突然降臨的王並不是救贖,只是對新世界的打擾。
「您大老遠跑去龍族禁地,不可能是為了護送龍之君主還有敘舊吧?」
「當然不是。妳也知道,我跟那位黑龍君主的共同點只有一個。」
能夠讓好戰的黑龍君主與「戰神」月王停下來好好對話的,自始自終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月的姊姊,最初的聖王「藍」。
兩千多年前,月王殞落、混沌雙子消滅,時代的巨輪暫歇,吟遊詩人的唱和也停留在此刻,將歷史傳唱成傳說與神話。
而今,未能掐滅的灰燼終於燃起了星火,帶著微溫的灰燼中將帶出最後的火花。
此時此刻,五界諸王仍停留在彩色玻璃「世界」和諧的餘韻下,對此一無所知。
#藍月  #小說創作  #奇幻架空  #修龍  #藍月183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1春】花開物語 花咲くいろは 簡短感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