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坎提西諾爾III】Canary -、狼與羊 (2)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夏綠蒂終於回去了,接下來是令人頭痛的拜訪時間。  
  束起頭髮、戴上手套,換上正式禮服、掛上首飾。最後,畫上口紅,雅蒂絲在侍者的協助下更衣完畢、前往約好的地方。  
  畫廊的奎因先生送上代表邀請的花束。  
  雅蒂絲正遲疑著如何拒絕,法卡斯語出驚人,「奎因先生,非常感謝您。但家主已經是受到觀照的花朵了。那個時候,也會給您送上莉羽的祝福。」  
  ——莉羽是花神,也有部份的人將她視為愛神。  
  莉羽的祝福指的是結婚的請柬。  
  雅蒂絲呆住了,法卡斯一臉溫柔的抱歉,「很抱歉,雖然您不希望公開,但是就這樣讓奎因先生抱著期待似乎有些殘忍了。」  
  雅蒂絲本來想要反駁,突然想著或許這樣也可以,就選擇沉默。法卡斯就當雅蒂絲默許他的胡謅,碰到約會的請求總會先替她拒絕。  
  但是,隔天她立刻後悔了。而且是非常。  
  本來進行順利的畫廊一下子被回絕,只有與托馬斯先生敲定了暫時講師這件事。不知道是否是錯覺,情書之類的信件一下子減少很多。過了幾天,接到匿名的控訴之後、她終於知道原因了。  
  那些態度丕變的人,基本上是抱著其他居心接近的。扣除了約會的可能以後,雅蒂絲本人對他們而言毫無價值。  
  本來有點想責怪法卡斯。  
  若他不那麼說,就可以在保持距離的狀況下得到好處。  
  想到這裡的時候,就覺得、非常痛恨這樣子想的自己,覺得自己非常骯髒。厭惡自己的無力。厭惡自己的所為。  
  無法責怪任何人、也不想責怪任何人。  
  先是責罵了拿錯文件的仕女、接著忍不住對法卡斯吼出「都是你害的」這樣的話,雅蒂絲對自己的表現非常失望。  
  向選擇的狼管家道歉了之後,對方漫不經心,「那確實是我的責任。若您要責罰的話,我也不會拒絕……若那樣可以讓您舒服一些的話。」簡直像是挑釁似的,法卡斯露出嘲弄的笑容,俯視他的主人。  
  ——完全被小看了。  
  一瞬間,非常想要給他巴掌。  
  揮出的手掌停在半空中,法卡斯無畏的看著她。雙眼炯炯有神。  
  雅蒂絲全身因為發怒而顫抖。  
  他確實在挑釁。  
  但是,若做出失格的反應,不就是給西格家難堪、更是給把家族委託給自己的哥哥沒面子。而且,最重要的……這就代表著她輸了!  
  每一句話、每一句話,沈重地壓在她的心頭。她的言語代表家族,她的裝扮是家族的形象,她的氣質讓人重塑西格家族的懦弱形象。  
  以前的她絕對會打下去。生氣無所謂,自己的名聲也無妨,但是,她不再只是雅蒂絲,而是家主。  
  西格家的家主,雅蒂絲.瑪格林.西格如是說:「做得好,法卡斯。你的建議我會放在心上。」  
  聽見身後傳來鬆口氣的聲音。  
  心情低落到難以言喻,家裡也沒有任何可以好好說話的對象。  
  她決定放下所有工作,拜訪可以讓她說出實話的人。  
  換裝的時候,她聽見侍女們說,「其實我一直以為小姐會打下去。那個法卡斯從以前就很失禮,現在根本不把小姐放在眼裡。小姐一個女孩子,被他這樣欺侮……要是能夠找到一個適合的對象就好了。」  
  同情,或者說,這是對雅蒂絲最大的懲罰。  
  過去她是西格家的小姐,享受榮華但沒有責任。  
  因為她需要負的責任、要忍受的眼光,都交給兄長去扛。而今,兄長不在了,壓在肩上的重量名為責任。故作柔弱、總是從容迴避責任的小姐固然惹人憐惜,也給人軟弱無力的印象。  
  她認為自己可以做到,以為自己可以做得很好,卻遠遠不夠。  
  直到現在、侍女們還是只有在她面前才稱呼她是家主,背後總是叫她小姐。  
  在她們的心裡、小姐永遠是小姐,沒有成長。  
  「……可惡。」她低聲說。  
  回到人們面前時,她掩藏不滿的情緒,露出笑容。  
  那表情一如既往地優雅、從容。  
  她想離開家裡,卻沒有辦法,應該做的事情太多、必須做的事情堆積如山。雅蒂絲這人不存在,剩下的是西格家的家主。  
  像是被圈養的金絲雀。  
  雅蒂絲想起了詩人諾克.提恩的歌劇。  
  「啊、我的女兒。我美麗的小公主,除卻自由、除卻幸福,我什麼都給妳。」  
  她覺得自己幾乎要死掉了。  
  不,其實她並不會死掉。  
  真正死去的,只有渴望著幸福的心思而已。  
  日復一日的麻木生活如規律的時鐘,在她的心上劃下一塊一塊,為了家族,她開始習慣慢慢捨棄一些東西。  
  然後,直到本來該在那裡的東西不見了。  
  心臟再也找不到了,接下來就該獻上靈魂——一直以為自己會崩潰,卻變得越來越漠然。不只是習慣說謊,而是把謊言當成全部的語言來說。  
  可是啊、可是。  
  有些人,有些東西……不管發生什麼,也不想失去。  
  不想失去。如果那些人不在了,那麼……那麼,坐在這裡的、叫做雅蒂絲的人,也不須要存在了啊。  
  那個夜晚她流著眼淚,但沒有入夢。  
  輕薄的夢裡,睡睡醒醒。  
  像是見到了想要夢見的人、像是嗅到那抹讓人舒服的香氣。也像是,回到了散髮也能夠離開家門的時光。  
  我想見你。  
  我想見你。  
  我想見你。  
  我想見你。  
  但是、我卻什麼也不能給你,甚至時間也無法。  
  心愛的人啊。你是森林的子民,應當回到那片樂土。留下我一人。在污穢的土地上掙扎、落入泥淖,直到連靈魂都被渲染成黑之前——  
  與令人舒適的自然同色、你的凝視。  
  在我的夢裡,我就可以守護你。  
  也只有在我的夢中、你才是安全的。    
#Canary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其他】腦補不能症候群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