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坎提西諾爾III】Canary 二、回音 (1)

  愛人的名字是特羅斯。  
  不只眼眸或者頭髮,也許就連他的靈魂也是綠色的,帶著樹林清爽的香味。他像是風,也像是空氣,或者說是水。他有很多種形狀,散發著光芒,不扎人。他可以很自然地出現在身邊,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甚至不需要言語。  
  ——就連出現在夢裡的時刻也是如此恰到好處。  
  那天,雅蒂絲天亮以前醒來,自己穿了衣服、梳了頭髮。  
  她盯著鏡中的自己。  
  睡不好,頭痛欲裂,但是情緒平穩很多。  
  鏡中的人是一名蒼白的女性。略凌亂的金髮梳成辮子側綁,臉色蒼白,帶著倦容,很明顯哭過。胸口掛著精緻的水晶項鍊,代表西格家主的尊貴身分。  
  像是要被項鍊拉扯得喘不過氣那樣。  
  她將項鍊捧在手心凝視。  
  精雕細琢,蘊藏特殊魔力的水晶項鍊要價昂貴,亦有深遠的歷史。像是對誰抱怨著那般,她說:「這種東西才沒有那種價值。」卻還是將項鍊掛回胸前。  
  她洗了把臉,換上禮服,容光煥發地出現在人們眼前。那天她逼迫法卡斯替她排開所有預定,前往拜訪另一個人。  
  法卡斯照辦,沒多餘的話、沒好奇的眼神。作為侍僕,法卡斯的年紀太大。真要說的話,這人應該是管家,但資歷太淺。有朝一日他一定可以往上爬。  
  客觀來說,雅蒂絲覺得自己眼光很不錯。  
  除了性格以外,完全無可挑剔的傢伙。  
  並不是雅蒂絲喜歡的類型,但是,法卡斯確實有一種特殊的氣質。他稱呼雅蒂絲為「家主」,使用敬稱、謙恭有禮,但他的眼中沒有尊敬。  
  「法卡斯,給我排開所有行程。」  
  這位聰明的管家當然明白,每當雅蒂絲使用命令語句時,表示不容違抗。  
  「好的,家主午後有其他安排嗎?」  
  「準備馬車。去大圖書館,我帶你去見賢者大人。」  
  雅蒂絲幾乎從未稱呼那個人為賢者大人。若當面對他這麼說,定然帶著些許戲謔成份。這次卻完全不一樣。  
  法卡斯的樸克臉上首次顯示遲疑。  
  被稱作賢者的人們有許多,他們通常是溫和、睿智的老者,居住於神殿,替人們解決他們的煩憂。  
  只有一位非常特殊。  
  那個人曾是水神族的王子,而今、他被稱作賢者,旅居各地。這次,賢者訪問的地點就是他們居住的神族首都:聖法提加。特別的是,他還帶上了妻子。兩人以研究為由,居住在大圖書館隔壁的莊園。  
  雅蒂絲要找的正是那位傲慢的賢者。  
  他很快恢復鎮靜,「好的,我明白了。但是,若沒有預約的話,直接拜訪是否會被拒絕?聽聞那位大人並非來者不拒。」  
  「我知道,但那跟我無關。」  
  理所當然、甚至帶著些許傲慢。  
  雅蒂絲刻意冷漠地看著他。這點他當然注意到了。但,她料不到的是:法卡斯很樂意接受主人的凝視。或者說,他是喜歡主人這一面的。些許自卑卻傲慢,讀不出情緒的神情,如同雕工精緻的洋娃娃。  
  ——很有趣,不是嗎?  
  「好的,那麼,早上您打算做什麼呢?」  
  「……做什麼呢?啊、對了,法卡斯,你陪我下棋吧。」被戲稱為娃娃的女主人說。露出那種無法參透、卻異常妖冶的笑容。  
  如天使般純潔,也可以像魔鬼那般邪氣。  
  不夠成熟到足以獨當一面,卻絕對無法稱作孩子。幾乎讓人怦然心動。成熟或者單純?天真而邪氣的笑容,真的非常適合她啊。  
  這也許是他選擇這個主人的另一個原因。  
  「樂意之至。」  
  法卡斯很少說實話。  
  至少,這一句是發自內心的言語。  
  看見櫻色的唇彎起笑容的時候,法卡斯也跟著微笑起來。但他跟主人不一樣,笑容更隱晦。對一般人來說,那只是稍微動一下嘴角而已。  
  他們下了幾局棋。  
  如她的年齡那般,她的棋藝帶著一種屬於年輕人的莽撞。下手很快、總愛賭運氣,但並非無知。  
  法卡斯注意著她的表情。  
  她並不是很認真,每一步棋也不願多想,不論勝敗。有時候讓她幾手,有時候讓自己勝利。這樣的模式似乎可以輕易滿足她。  
  她笑了起來,如同綻放的玫瑰。  
  「法卡斯,我真的很討厭你。下了這局以後,我更討厭你了。」  
  「啊啊、那還真是可惜。我是相當尊敬主人的。」  
  完全不像是覺得可惜的模樣。法卡斯微笑。  
  「是嗎?我可是一點也看不出來。」  
  法卡斯選擇靜默。  
  結束棋局,她扔掉所有請柬、倒是很認真的看了領民的陳情書,並稍微訂定了幾個計畫。結束後,她很普通地看書,找了幾個管事問了狀況。雖然家族的經濟未見起色,至少很穩定。她點點頭,又是那種參不透的深邃。  
  他從沒想過,一個人的瞳孔竟然可以藏著這麼多東西。  
  ——果然相當有趣呢。  
  相對於狼的愉悅,羊自從發現身邊這只狼心情愉快以後,感到非常不開心。  
  像是完全被壓制了,也像是輸了一樣。就算這兩人本來不該提勝負。  
  雅蒂絲撐著頭,假寐,半瞇著眼看著法卡斯。  
  「法卡斯,過來。」  
  身為優秀的管家,首先就是滿足主人的需求。  
  他輕快地走過去,帶著最專業的笑容:「家主,您有什麼吩咐嗎?」  
  「低下頭。」細細軟軟,簡直像是撒嬌的語氣。  
  法卡斯照做。  
  啪——!  
  她這一下來得毫無預警,法卡斯的臉被重重打偏過去。  
  直到感覺到臉頰上的痛感,法卡斯才發現自己被打了。首先感到的並不是憤怒而是詫異,他看著雅蒂絲,等待她的解釋。  
  她甩著手,似乎很痛,「要是你下次再自以為是的讓棋,就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聽到了嗎?我的管家。」  
  捂著發紅的臉頰,法卡斯微笑了。  
  「是的,主人。」  
  「你可以不尊敬我,但不要討我歡心。明白嗎?」  
  「是的,主人。不會有下一次了。」  
  「我暫時不想看到你。」  
  「是。」  
  法卡斯安靜地離去,關上門之前,雅蒂絲看見他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