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坎提西諾爾III】Canary 二、回音 (2)

  午餐過後,法卡斯若無其事地出現,領著雅蒂絲前往大圖書館。抵達大圖書館的時候是下午茶時間。  
  太陽和煦,路上行人往來不絕。  
  神族首都的最大圖書館異常地高朋滿座,拜訪的客人還包含不少貴族名流,打扮入時的貴族名媛給圖書館的莊嚴增添幾分活力。  
  法卡斯看見主人微笑,卻不知道原因。  
  法卡斯攙扶主人下了馬車。  
  雅蒂絲沒有加入他們,彷彿很習慣地,雅蒂絲.瑪格林.西格領頭,但並不是朝向側門。她這回穿得很隨意,頭髮沒有盤起,甚至沒有裝飾,打扮就像普通的少女。唯有掛在胸前的水晶裝飾有意無意的炫耀著女伯爵的身分。  
  他看著女主人露出異常興奮的神色,步伐越來越快。  
  ——她無預警地跑了起來。  
  隨侍慌張地追上,但她的速度很快,未到達目的地,已經許多人喘著粗氣,只有法卡斯一人輕鬆追上。  
  雅蒂絲像是沒有察覺。她的速度還在變快,最後終於停下來。目的地是大圖書館的副建築、賢者之塔。  
  入口處連個人也沒有,只放著一塊水晶,上面緩緩浮現了文字。那是類似神族語言的文字,但用詞很古老,「您好,請問有預約嗎?」  
  雅蒂絲飛快地在水晶上寫了什麼,上面浮現回應的文字。  
  「知道了,這就通知主人。請在會客室稍等。」  
  大圖書館的門打開了。  
  法卡斯這才想到,她方才使用的應該是神族的古語。  
  因為用法繁複,書寫相當困難,直到近代便慢慢失傳。大圖書館的記載資料大都用古語寫成,只有特殊職業,例如:魔法師、藥劑師、地理師、工程師甚至占卜師才會使用。  
  貴族多少會學習一些古語,但使用順暢的並不多。  
  雅蒂絲的從容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法卡斯尾隨雅蒂絲走進去。  
  牆上掛著的魔法燈隨著他們的步伐,向走廊的盡頭開始一盞盞點亮。  
  雖然不知道原理,但是,這應該是被賢者接受了。或者,正如她所說的那樣——賢者大人不會拒絕她的到訪。若真是如此,她並非沒有後盾。  
  或許這正是她看似游刃有餘的原因?  
  雅蒂絲在燈光的指引下前進,盡頭的門自動打開。  
  她走進房間,舒服地靠在沙發上坐下,「法卡斯,你是第一次來吧?」  
  「是的。」  
  「以後有機會過來,你可要好好認路才行。」  
  雅蒂絲的每個表情都散發著光彩。跟在家裡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雅蒂絲,好久不見了。」  
  溫柔的女性聲音來自身後。神族語言,口音有些特殊、發音十分柔美。  
  法卡斯打量來人。  
  擁有一頭水藍色長髮的年輕女性,身上一襲滾著蕾絲的白色洋裝。女人氣質很好,看來身分頗高。她注意到法卡斯,對他微微頷首,「你好。」  
  法卡斯終於想起她的名字。  
  「您好,堤葉小姐。」  
  看她跟雅蒂絲的互動,像是兩人相當熟稔。傳說是真的嗎?  
  她微笑地坐在雅蒂絲身邊,輕輕握住她的手,「妳好像稍微瘦了。日子過得很辛苦嗎?」  
  毫無意義的問題。  
  法卡斯不喜歡這女人,問這問題只是徒然。  
  「我可以處理的。請老師不用擔心。」  
  雅蒂絲說謊了,不好看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堤葉沒有評價,只是單純凝視著她。雅蒂絲垂頭不語。  
  那個被法卡斯瞧不起的女子,做了他一直想過要做的事情。  
  她輕柔地抱住她,法卡斯看見女人懷裡的家主微微顫抖,像是強忍著眼淚。  
  「不好意思,請你先出去。」  
  法卡斯默默離去。  
  離開房門時,他在走廊上看見另一個人。  
  那是個年輕的男子,跟房內的女人一樣,髮色是淺藍色。冷漠的眼睛則是稀有的琥珀色。男子穿著簡便的襯衫,踏著稍快的步伐走過來,手中抱著幾本書。他的眼神略過法卡斯以及外面等待著的僕眾,像是他們並不存在。  
  法卡斯聽見其他人的讚嘆。  
  事實上,在他擦肩而過的時,法卡斯也因為繃緊了神經,即使對方完全沒有看見他們。  
  「你們幾位可以回去了,你們家主就暫時寄放在這裡。」  
  僕眾面面相覷,他們被命令慣了,不懂得思考。雖然覺得不妥,也不知道拒絕。有人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法卡斯。  
  在眾人的期盼下、法卡斯開口:「我們服侍西格家,只聽從西格家主的話。」  
  ——那位賢者大人,叫做由希.海亞的男人終於回過頭。  
  仔細一看,這才察覺他比印象中矮小些。膚色很白,乍看之下給人柔弱的印象。雖然如此,他打量的目光令人倍感壓力。  
  「西格家家主為神族的繁榮行動。而我是引導神族繁榮之人。有問題嗎?」  
  ——這確實是詭辯。  
  強硬的態度加上理所當然的口吻,幾乎讓人就要點頭。僕眾一一退下,唯有法卡斯一人迎擊他的視線。  
  由希.海亞把目光留在法卡斯身上,「你呢?」  
  「我們只對主人效忠。主人對誰效忠,甚至為了誰活動,與我們毫無關係。」  
  「侍僕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主人寬心,而現在的你們無能為力。」  
  依舊是輕緩的語調。他的聲音很沉穩,竟沒有指責的意思。  
  法卡斯有些招架不住。  
  「那你就留下來吧。」  
  他的眼神好像看透了什麼,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的時候,目光卻帶著一種純粹的惡意。  
  法卡斯.瑪那加爾姆的直覺一向精準。  
  這次、他有預感,這個男人將成為他最大的阻礙。      
  法卡斯安靜地尾隨在他身後,影子那般。  
  房門內聽見堤葉模糊的聲音持續不斷地說話。雅蒂絲一直沒有回應,但法卡斯注意到壓抑著的抽泣聲。  
  由希.海亞輕敲了房門,口氣溫柔很多,「葉,是我。可以進去嗎?」  
  堤葉詢問了雅蒂絲的意見,門被打開、然後關上。法卡斯本來要跟進去,被由希攔住。他說:「你幫不上忙。」  
  「……關注主人是我的責任。」法卡斯還在掙扎。  
  「原來這就是你的觀照法。」由希.海亞微微冷笑,「法卡斯,你現在能夠做到最大的幫助就是……從她的眼前消.失。」  
  「就算是王子您,也沒有資格命令我。況且,您已經不是王子。」  
  「法卡斯,這並不是我的請求。這是雅蒂絲的請求。」  
  由希說。他的語調變得溫柔很多,法卡斯有點不適應。但他不討厭這樣。  
  況且,若傳聞屬實,他的話應該是真的。  
  「請在這裡稍等。」  
  門被關上了,再也聽不見聲音。法卡斯感覺到輕微的魔力波動。  
  大概是那位被稱作賢者的人使用了隔音的魔法。  
  ——被很認真地堤防著呢。  
  「真是榮幸啊,我的王子殿下。」  
  連他自己也沒發覺,現在的他正微笑著。      
  房內,堤葉感覺由希的魔法,詫異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不過是溝鼠罷了。」  
  堤葉懷裡的雅蒂絲流著淚,並沒有聽見。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