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罪詠 (9)

必ず迎えに行くよ。
隨著時間變得不單純,兩人之間失去了言語。
沒有囂張的示愛,徹跟星澄的緊張關係稍微好了一些。他們見了面偶爾會打招呼,虛應故事的笑一笑。但裂痕並沒有修復。
一如既往的清晨,龍在徹的懷裡醒來。很難得看見他睡著的模樣。
看他那張數十年來沒有改變的容顏,龍很難得開始思考未來的事。
——也許那個人說的對。
他們之間沒有未來,只是他一直拒絕承認。
而且真正的不可能,是在他們腦內都浮現這個想法時。做愛時無法停止思考與他分離的未來,被溫柔對待時想像著他總有天會像對星澄那樣冷淡地對他。說著「你也該結婚」那樣不負責任的話。
昨夜的宴會上,什麼人提起了關於龍與徹的話題。拐著彎詢問他們對彼此的態度。龍看著徹氣定神閒地喝酒,忍不住說:「並不是那麼複雜的事。只不過是各取所需,總有天是要分開的。並沒有鬧翻這說法。」
人們帶著虛偽的笑容安慰,說著願意聽他訴苦這類可愛的假話。
就算不認真思考也知道,他們想要的,只是皇子身邊的位置。皇子殿下跟先王的公主奈娃不一樣,他也可以跟女人結婚。他可以有子嗣。加上魔王陛下的偏愛,坐上這位置的基本就是未來的魔族大皇后。
——不論男女,用盡心思想接近他。
說是一親芳澤也好,為了權勢也罷,沒有多少人是喜歡他這個人的。
對他的任性百般容讓不過因為他是皇子。
龍很明白這一點,所以從不對他們認真,就算哭著對他說愛,他也可以冷靜地在接吻之後說「你不要再過來了」。
不論被多少人愛過,他都很難深陷其中。
每天在床上清醒時,總得花一些時間思考自己身在何方。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不過是在寂寞時尋找徹的替代品。就像徹無意識地把他當作母親的替代品那樣去愛。
在無數次受傷後,又給人帶來傷痕。在令人喘不過氣的愛裡面喊不自由,在自由裡面思念枷鎖的沉重,懷念牢籠的安穩。
不斷重複無法習慣的疼痛,品嘗被愛的沉重。
第1頁|全文共3頁»             
#藍月  #罪詠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