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アイスノ話】会えない #2

尤爾不喜歡水之都,這個城市有太多討厭的記憶。但又不得不來。
他站在水之都入口的極東之地,由上往下凝視。
水之都如其名,是沉沒水底的城市。
包圍水之都的淺藍色結界被稱呼為「蘭茵」,古語中是「靈魂」的意思。傳說中,那是水神凜的靈魂碎片。
戰敗後,水神凜回到他故土。
他的魂魄被自然之母接收,永遠地停留在此。他的魂魄形成了淺藍色的結界,守護著水之都,被稱作「蘭茵」……
這是誰都聽熟的故事。
在過去五百多年,尤爾在五界遊覽,唯獨來水之都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一次是亞瑟的婚禮,下一次就隔了數百年,在亞瑟邀請之下與由希見面。
不知為何,竟有些卻步。
透明的水晶階梯由上往下延伸,階梯的盡頭是水之都的大門。
四周生長著許多陸地上難見的植物,其中最負盛名的就是「雪碎」。雪碎是琉璃花的一種,只能生長於蘭茵中,四季都會開花。淺藍色的琉璃花瓣是半透明的,隨著海波輕微擺盪。
尤爾踏上水晶階梯。除了海波的聲音與碰觸肌膚的濕潤感外,四周非常安靜。全身被蘭茵籠罩的感覺讓他覺得極不愉快。
尤爾是火神祭司,在水之都無法施展全力。
而且,不愉快的大概不只這些吧。
階梯的盡頭是傳送的魔法陣,連接水之都的中心——水神神殿,也就是水神族的皇宮。
本來預計會有的大排場——完全沒有,連亞瑟也沒來。
不知道該感到慶幸還是受寵若驚,在水之都的廣場等待著的只有一個人。
由希站在那裡等待著,看見尤爾便對他行禮,「好久不見了,御下。」
「還好啦,才幾個月而已。你的身體還好吧?」
「托您的福。」
果然又是那種煩死人的疏遠口氣。
煩躁感。
像是等價交換一樣,因為被救了所以必須要做些什麼償還。
他確實是特別去救人的。但是救人只是他覺得開心,並不是想得到回報。跟這個人,在這個地方。
不論哪一個都讓人煩躁不已。
習慣掛著的笑容也僵硬起來,「那些人放棄了嗎?」
「很不幸的,並沒有。但我已經大概掌握了一些線索,目前進行得很順利。」
煩躁的感覺難以壓抑。
只是走動,就能感覺到純粹的水元素在四周環繞。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束縛。被回憶,也被冷得寂寞的海水。
尤爾停下腳步,「我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御下。我們有這麼不熟嗎?」
「有。」
不意外的答案,但是直接聽到還是讓人感到有些……
不愉快?生氣?煩躁?或者比較正確的形容是失望吧。
再次證明這一點讓他覺得坐立難安。
「……你平時跟別人都這麼說話嗎?」
「差不多。」
「女人呢?也是這種語氣?」
「差不多,哄女人不是我的強項,那是你的專長。」
這話講得可難聽了,尤爾斜眼看他,「你不哄女人只是因為你不想。就算你不這麼做,還是會有堆人前仆後繼地等著爬上你的床。你想跟她們上床,但不想在乎他們是否也感到滿足。」
「彼此彼此。」
第1頁|全文共3頁»             
分類:健康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