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アイスノ話】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3

優莉是尤爾在水之都交往的第一個人,也是最早分手的對象。
分手的原因是腳踏多條船被發現了。後來優莉哭著找尤爾時,他正好在由希家裡,被管家擋在外頭,哭聲連由希也注意到了。
「不安慰她嗎?」
「這種時候安慰,只是給人不必要的聯想罷了。」
尤爾拿起一顆葡萄,帶皮吃了下去。
堤葉看起來很不認同,由希卻什麼也沒說。
他聽見偷偷堤葉抱怨尤爾冷漠,由希卻說,愛本來就是如此,總有方付出較多。
「……那麼,我們也是這樣嗎?」
由希安靜了下來,這答案關係到由希今晚的晚餐該在那兒吃。
「是的,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這樣。親情,愛情,友情。愛的本質就是付出與獲得。」
尤爾抱著看好戲的心情偷聽他們的對話。
「我知道妳付出很多。但是,這付出並不是我求來的,而是妳心甘情願去做的。如果,妳的付出只是想要得到回饋,那我可以還妳。可是,這就不是愛,而是交易。」
「……難道我不該要求回應嗎?」壓低的聲音帶著幾分不悅,如果這答案處理不好,由希十之八九得接個巴掌。
尤爾壞心的非常期待。
「這是很普通的事情,唯一的錯誤就是妳找錯人了。」
「連說謊也不願意嗎?……」
「如果我對妳說謊,那是真正的不尊重。」
堤葉嘆了氣,轉頭離開了。就聽見由希帶著揶揄的口吻說:「尤爾,要聽的話大方點,如何?」
轉頭看見由希笑了,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怕。
「你不喜歡她的話,為什麼要跟她結婚?」
「我沒有不喜歡她。」
「那剛剛為什麼那麼回答?」
「在我學會該怎麼回應之前,我只會那麼回答。」
「啊?」
後來,尤爾才終於明白,那是曖昧地解釋他對於付出愛的不習慣。
但跟優莉分手後,尤爾變得少去雪芮,大部分時間都留在皇宮裡,再不然就是受委託給水之都的侍衛進行魔法訓練。
日子一成不變。
他跟著由希去學校,看著他的魔法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進步。
從之前被追殺重傷到現在繼承了水之都的月牙,完美的重現了水神殿的結界。雖然實力很不錯,但缺少實戰經驗。
每次看他用魔法,總會覺得可惜——讓這種人當國王真是太可惜了。
最近,他甚至在水之都的圖書館找到了一部分燄聖皇的史詩,著手進行解讀。尤爾偶爾會幫忙,但大部分時間是負責誤導他。
看著由希,尤爾經常會想,由希並不是凜,這麼想著太一廂情願。
就算他有凜的記憶、他能感受凜的情緒,但他終究不是凜。凜已經消失了,站在這裡的是叫做由希的神族。
那兩個人很早就從永生的詛咒裡逃開,只有他一個人仍死守著記憶不放。但否定由希是凜,從基本否定了他的存在,否定了這千年。好幾次鏡子,覺得自己只是做了個夢。其實燄從不存在,他的痛苦、喜悅或者悲傷都不存在。
能夠休息的地方也不在。
就連死亡,也是等不到的奢侈。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會來我的墳前嗎?」
某一天這麼提問了。那是在宴會上,由希皺著眉頭,遞給他一杯酒,「不要問沒有意義的問題。」
「為什麼沒有意義?」
「除了我以外,還有誰會去?」
同樣的問題問過好幾次了,也不斷從由希身上得到相同的答案。
尤爾很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想必由希也明白。
但他從不點破,耐心像是不會用盡。
那麼,在結束之前,就暫時什麼也不想吧。
第1頁|全文共2頁»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