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アイスノ話】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6 (End)

  火神燄取代了「尤爾」,在精靈森林開始新生活。  
  精靈們歡迎這位強力的祭司到來——除了貝希爾以外。她對尤爾的態度一直很微妙,不是討厭但也不大喜歡?  
  燄慢慢明白,要在這世界活下去,裝作隨便的樣子更適合。  
  他偶爾還是會顯現出原本的性格,但用隨意的玩笑取代了命令。大概就是那時候開始,貝希爾對他的態度開始好了一些。後來問起來的時候,她笑著說,「現在的你才是我認識的尤爾。」  
  看見她笑著替他擦頭髮的時候,突然起了壞心眼。  
  「……是這樣嗎?」  
  他低聲笑出來,然後湊上去吻她。去脫她衣服的時候她沒怎麼掙脫,她慎至校著回應他的親吻。真搞不懂這女人啊。  
  這麼想著的時候,她不久後就消失了,數年後回來的時候帶著個孩子。  
  「真是大膽,你這女人。」  
  貝希爾沒有理他,從那天開始不跟他說話。教那孩子說話的時候,告訴他:「你的父親已經死了」。  
  這麼說嚴格上也沒有不對,但是怎麼聽都覺得不悅。  
  他們表面上像是戀人,但關係非常僵硬。  
  貝希爾很關心「尤爾」,關心的並不是燄,這讓他覺得很厭煩。  
  因為覺得煩躁而離開精靈森林不斷旅行,認識了很多女人,跟他們玩樂然後、刻意帶著香水味回到貝希爾那兒,笑著對她說「好久不見」。看見她咬著牙,強忍住憤怒的說「歡迎回來」,就會有種報復的快感。  
  在碰觸的時候看見她抗拒的神色,突然覺得意興闌珊。  
  連那份貓捉老鼠的樂趣都消失了,徒留煩躁感。唯一讓他稍微感到愉快的是與貝希爾的孩子,特羅斯。  
  他跟貝希爾不一樣,性格溫和很多,不喜歡紛爭、對事情總有些事不關己。  
  不討厭那孩子,但是看著他,總會聯想起當時少年那張懦弱卻神采奕奕的模樣。就是那樣渺小的人類也有強烈的願望,不論付出什麼都想要保護的對象。但他很壞心。學著那孩子的模樣,讓貝希爾慢慢地無法分辨面前的究竟是誰。  
  卻在事後嘲笑著她怎麼樣都可以喜歡。  
  「真可憐啊。」  
  不顧限制地使用魔法,在大陸上瘋狂地尋找、想要變強。雖然與過去實力差距依舊很大,但經過了數百年、慢慢能夠使用大部分的魔法。  
  「有一天,我會把你的尤爾還給你。」  
  他曾經對貝希爾這麼說。她苦笑著,並不顯得開心。  
  「不,就算是您也做不到了。」  
  維持著愛或者不愛之間曖昧的關係,再近一步就能夠碰觸到。  
  但沒有人會再靠近了。  
  再靠近,碰到只會感到痛楚。滲著血,傷口結痂了,但永遠好不了。  
  「不論如何,我都會一直在這裡看著你。」  
  不知道為什麼,胸中感到些許疼痛。  
  已經分不出是誰的痛苦了。  
  是尤爾的呢?還是燄的呢?  
  也分不清愛著的是誰了,分不清對貝希爾的愛是誰的了。  
  是尤爾的呢?還是燄的呢?  
  事已至此,還有釐清的必要嗎?  
  離開的那天,他去拜訪了貝希爾。她還在睡。尤爾坐在床邊,手指沿著她的面頰往下滑。摸到她臉上的皺紋,沿著嘴唇往下劃。  
  她因為打擾微微瞇起眼睛。正要說話時﹑嘴唇被輕輕點住。  
  尤爾低聲說了「再見」,逃跑似的離開了。  
  回過頭,看著精靈森林那沒有盡頭的樹海。已經回不去了。  
  往前看卻哪裡也到不了。  
  路也許早就堵死了。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在這片死去的土地上尋找記憶的灰燼又是為了什麼呢?  
  「哼,真是討人厭的傢伙啊。」    
[2012/07/22]
本來開頭很怕歪成少爺篇,感覺卻還好。
不過這樣就變成標題似乎不是那麼適合了。
下一篇大概是滄雨或者黑姬會出現吧... 我怎麼寫好多篇。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