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The Master of Fire - 2

Chapter 2 OnlyAshes Remain
He is the first son of fire.
Just like his father, he was not good at waiting and forgiveness.
He would never stop shining until the last segment of his spirit break.
來自神族的不速之客被安排在神殿內室休養。是葛羅莉亞發現他的。跟平常一樣整理神殿環境後,她在房間內稍事休息。
本來幾乎要睡著了,一陣濃郁的味道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起初只是不起眼的氣息,不久以後,那股味道轉為濃烈。
這是血腥味!
意識到這一點後,葛羅莉亞從床上彈起來,緊張地循著血腥味,便找到倒臥在森林中的青年。令人意外的是,這個人她也是見過的。
很難想像這個人有這麼狼狽的樣子。
神族青年的名字是由希.海亞,他是遙遠東方的水底之民王儲,幾年前放棄了王子身分,如今以自由學者的身分在大陸各地旅行。他跟尤爾是舊識,偶爾也會拜訪精靈森林。在尤爾的協助下,他能夠自由進出火神神殿,並且擁有大圖書館的閱覽權。
淺藍色長髮披散,身上帶著幾道深可見骨的刀傷,白色衣服染上暗紅色的血跡。
長長的血跡在行經的道路上留下痕跡。
他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簡直像是死了。
「天啊!」
葛羅莉亞衝了過去,探了鼻息,確認他活著的時候鬆了口氣。緊急給他施了簡單的治癒術,他的狀況依舊不見好轉。
因為緊張,咒語好幾次唸咒,手克制不住地顫抖。
在葛羅莉亞的努力下,由希微微睜開眼睛,勉強對她微笑,「妳好,葛羅莉亞小姐。很抱歉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見面。我想見尤爾,可以替我找他來嗎?」
他的禮貌甚至冷靜讓葛羅莉亞有點火大,她皺著眉頭,「都這種時候了,還打招呼?」
由希偏頭想了一下,「或許我應該先說謝謝?」
這個回應讓葛羅莉亞很生氣,她很努力地忍住毆打傷患的衝動。更讓人難以忍受的不只這個,身受重傷的他竟勉強撐起身體。這個動作帶起了傷口,咳出鮮血。
「別亂動,我去找其他人來幫忙。」
葛羅莉亞第一個就去找了尤爾。
他正在神像上睡覺,葛羅莉亞放棄找他,也只能通知其他人前來協助。在其他祭司的協助下,由希被帶到神殿的內室,祭司們輪流對他使用治癒咒語。
他的失血量很大,若正常人早就死了。
在治療過程中,由希顯得很冷靜。
他看著自己綻開的皮肉在治癒魔法下復原,臉色不變。
最讓人嘔血的是,他在治療過程中唯一說的話竟然是:「燄祭司的治癒咒語很特殊,並不是直接使用魔力、也不是召喚元素,但也有些部分很類似……像是兩者的結合。魔力運作的方式相當特別。」
負責治療的祭司傻了眼,說不出話。
由希觀察自己的傷口,也研究魔力的流動。他從懷裡拿出染血的筆記與筆紀錄起來。
從沒見過如此讓人生氣的病患。
第二次,葛羅莉亞終於找來了尤爾。
他匆忙地過來,喊著由希的名字,「由希!」看見他的傷口,皺了眉頭,「發生什麼事情了?竟然有人讓你受傷?」
「不好意思,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可能的話,我不太想麻煩你。」由希微微苦笑,「有一些事情比較麻煩,但是我想我自己可以處理。」
「你這是認為我不能幫忙嗎?」
尤爾雙手抱胸,臉色不好看。這話講得很衝,像是挑釁。葛羅莉亞看著尤爾,又望著由希,顯得有些擔憂,卻也不敢插嘴。
由希搖搖頭,「不,我相信你。或者說,我只相信你,所以我才會來找你。但是並非為了請求協助。」。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件事情不適合、也不該讓你插手。尤爾,你很自由,但是你仍然是精靈的燄祭司、火的子民。」
「啊啊,是啊。所以,你要我在朋友受了重傷來這裡的時候,說了『原來如此』,裝做什麼也沒看到嗎?」
「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告訴我。」
對話的氣氛劍拔弩張,像是隨時會吵起來。尤爾臉上明顯寫滿不悅,平時漫不經心的態度完全消失了,顯的咄咄逼人。由希沒有被他的氣勢影響,微微蹙眉,像是思索著。
可說出的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他嘆了氣,:「……我想喝水。」
最尊貴的精靈、火焰的繼承者,這就弄了水來,恭敬地捧上。由希倚在床上,接過尤爾遞來的水,尤爾卻把手收回來。
「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當然,那就是為什麼我會來這裡。」
一句話解釋了一切。
尤爾就真的不追問了,選了由希床邊的位置隨便坐下,這就開始數落起來了,「你不是說你是大魔導師,怎麼還會受傷?」
「那情況特殊。就算是你,也未必也辦法全身而退。」
「哦?因為敵手是美人嗎?」
「……是男的。」
「天啊!這更慘,你竟然看男人看到發楞啊。」
「……」
病人臉色似乎變得更難看了,瞪著尤爾。對方依舊不關痛癢地笑。
由希對他怒目相視。
「哈哈哈哈哈——」
不久,兩人相視大笑。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