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The Master of Fire - 3

Chapter 3 The Heir of Wisdom
People who live in the east city under water is called "The Heir of Wisdom".The dominator of the city is called 'Lord of Water'.
The City of Water is one of the coldest city in the world.
He was the father of those people.
They inherit his spirit, and live under water for thousands of years.
由希跟離開了水之都,也離開了妻子。
根據他的說法,他原本以為攻擊者是反對派的神族,並沒有在意。
水之都跟他種族的人不一樣,他們爭權,但有個不成文的規則:不論如何,都不該傷及人命。若違反了原則,即失去繼承權,並且受人唾棄。為了繼承權傷人對他們來說是道德的最大汙點,比任何事情都嚴重。
離開水之都後,攻擊似的試探並沒有消失,反而加劇。
「我本來以為目標是葉,但是,我離開水之都以後,葉就不再被攻擊。他們的目標是我。」
「該不會是瑞頓公爵那裡的人吧?」
「不,不是。離開水之都的時候,他們攻擊了若伊。」
「哦,所以你是為了她受傷嗎?」
這形容讓由希感到不快,「幫助她是理所當然的。」
「不,你才不是那樣的人。你會幫助她,只是因為你認為自己對她有責任感。若是不相關的人,你大概會花時間評估,再決定要不要出手。」
「尤爾,我不喜歡這個話題。這也不是重點。」
尤爾聳聳肩,「好好,那你說說看。」
由希沒有回答,半閉著眼睛。
「尤爾,我覺得他們的目的是藍月之牙。這很奇怪。藍月祕寶雖然是優秀的魔導具,但是只有特定血統的人能夠使用。就算讓他們拿到了藍月之牙,也無法使用。解構式使用的符文是冷僻的文字,除了我以外幾乎沒有人能夠解說。殺了我,就沒有人能夠解構,也失去了魔法的價值。月牙石並不是很珍貴的寶石。」
尤爾臉色凝重。
「你剛剛的推論有個漏洞。除了你之外,還有一個人能夠解構,不是嗎?」
這個可能性讓人毛骨悚然。由希皺眉頭,但並沒有反駁。
「事情似乎比想像得更麻煩。」
由希的語調與話的內容不同,顯得非常冷靜。甚至冷靜過頭。
他的手劃過胸口的傷痕,輕撫著外露的骨頭,彷彿與愛人纏綿那般。彎起的笑容溫柔地讓人毛骨悚然,「……不是很有趣嗎?」
「有趣?」
「跟那個人為敵。」
「比你的性命重要嗎?」
「我逃不了,也不能逃。只能夠享受。被逼得這麼狼狽,還是第一次。」
一般人這麼說,代表想要報仇。但由希不生氣,甚至覺得有趣地笑著。
尤爾知道他的性格,跟所有喜歡由希的人一樣,對這一點感到非常頭疼。他這種強者的傲慢是性格的一部分,難以撼動。
本來想要訓誡的話全吞回去。
對這個人說;「小心安全」之類的話毫無意義。他不理解憂慮,對擔憂也毫無興致。
「你打算怎麼做?」
「如果他的目標是藍月之牙,不管怎麼樣,對方都會找上門,總有天會找上你。」
「就是說,你要暫時在這裡住下來?」
「差不多是這樣。如果害怕被連累,可以說一聲。」
尤爾咧嘴笑,露出虎牙,「怎麼可能!」
由希在神殿內住下了,在尤爾庇護下養傷,並被允許進入精靈的大圖書館。
葛羅莉亞對由希相當好奇,經常遠遠地偷看由希。
相對於抱著浪漫想像的少女們,葛羅莉亞對於由希的評價很簡單:「很像神族」。
不能夠說是褒貶的詞彙,尤爾被惹得捧腹大笑,「自視甚高、傲慢、優雅、高貴,這是精靈對神族的評價。」
由希斜了他一眼,「感謝你的解說。」尤爾又湊過去,「神族對精靈的評價呢?」
「如果你是拐著彎問我對你的看法的話,那麼……」由希的目光在尤爾身上繞了一圈,尤爾一臉期待地湊了過去。
由希說:「你破壞了我對精靈的印象。」
「……你的形容真是一如既往的精準。」
在精靈森林的途中,由希身邊多了一個妖族侍者,屬於黯語族,能夠化身成人類、說人類的語言,但由希跟他沒有正式契約。由希離開時,那個妖族也跟著去了。
他學會了治癒魔法的使用方法,並在精靈的大圖書館裡學會了幾樣困難的水屬性魔法。
但由希只在精靈森林停留了一陣子,獨自離開。離開的時候,尤爾沒有給他送別。
不久以後,尤爾離開黑森林獨自旅行,幾年後回來。葛羅莉亞聽尤爾講起由希、提到他的近況,只簡略講了他在魔王的保護下進行研究而已。
下一次由希再來,帶著難得凝重的神色。他們討論了人類的思想,講一些很複雜的話、討論貴族的責任、人類的共和體制、複合魔法的原理以及使用的方法,但有時候也像是普通男性的話題。
他們也談女人。
講到過去共同認識的人,由希剛分手的妻子、神族的王,還有,最近在旅行者中很常出現的兩個名字。這兩位都是王家之人。神族的小公主、芙薇亞希的代言者、莉羽美貌的繼承人,還有最後一個,這位公主將是神族的首位女王;傳言公主性格溫柔、好相處,在平民之間也很有人氣。天羽的神族甚至水之都的人們都喜歡他。
另外一位,是魔王的幼子,龍.曼德沙。
「怎麼樣,你見過那位公主殿下嗎?」
由希微微笑了,「見過,但跟你想像的可能有些落差。」
「不漂亮嗎?」
「不,不是,那些讚美她確實受之無愧。」
這回應讓尤爾感到疑惑,「那問題在哪裡?」
「會是相當奇特的女王吧。」
這對由希來說,是至高的讚美。由希很少稱讚別人,說是「奇特」就是對她有些興趣。尤爾「哦」地笑了,「喜歡嗎?」
「神族王曾問我願不願意娶她,但我拒絕了。」
「嗄、真是太可惜了。」
由希像是想說什麼似的開口,最後又閉上嘴巴。
尤爾難得沒有插話,他從由希口中讀出了某種特殊的情緒,但他須要時間醞釀。
不久後,由希開口了:「尤爾,神族跟魔族也許很快就會開戰。」
對精靈提起人類的爭鬥不可思議、並且愚蠢。他們在歷史中總是旁觀者,對這些事情毫不關心。尤爾算是對大陸的狀況相當清楚的精靈了,但他只是清楚。
尤爾的表情完全沒有變化,他並不關心這件事。
由希很明白。
精靈撐著頭,完全不掩飾覺得無聊的表情,「為什麼?」
「神族的保守派開始躁動,他們想要魔族王的頭顱。他們給魔族送了信,邀請魔王進行和平對談。我想徹會答應他們的邀請。」
「這對神族來說真是了不起的一步。」
「我有不好的預感。」由希說。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